湖南省某幼儿足球赛决赛,省三幼一队一路过关斩将在决赛中获得胜利。然而,主办方却宣布,冠军是一支没进入决赛的队伍获得。理由居然是他们的网络点赞数最高的。(8月3日澎湃新闻)

不知从何时起,网络投票逐渐泛滥起来。形形的“感动”“先进”、“最佳”、“星级”都要网络投票。有的单位集体发动,有的全家老小齐上阵。亲戚朋友、同事同学都是拉票对象。在朋友圈,拉票投票已经成了一种公害。特别是给孩子投票尤为突出:“请给我的孩子××号才艺宝宝投一票”“请大家给校园明星×××投票”……直接投的还好说,打开网页找到目标点赞就是了。但有的还要求手机注册,还要求多长时间内不得注销。这就让一些人为难了。不投吧,面子上说不过去。投吧,除了麻烦,还担心信息泄露。于是有人不投而忽悠:刚刚投了。但是拉票的也不傻,要求提供投的是第多少票,甚至要求呈现截图。

有个朋友告诉我说,其同事为了自己孩子获得“校园小明星”奖励,发动身边朋友每人注册一个微信群,只要注册成功,就给注册者发红包,只要拉身边10人以上入群,就给群主每天送一个大红包,只要群内朋友向孩子投一张票,就给每个人发一个小红包。就这样,自己的孩子成功获成为“校园小明星”。

对孩子来说,这带来了一个坏的示范:只要有人缘就能获得成功,即使没人缘,有钱也能买人缘。这肯定不是每个家长所希望的。而对成人来说,绑架拉票的结果是表面上虽然和和和气气,但心里都不愉快。那么干脆直接拒绝不行吗?可是,万一哪一天你的家人也需要别人帮助投票呢?于是,朋友圈尽管“投”晕目眩、“投”疼“恼”热,还不能“投”痛医“投”,还要做的“投投是道”。不管怎么说,一切从“投”开始。

对网络投票的效果,其实很多人都明白。但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主办单位一而再再而三的搞网络投票呢?这不能不令人怀疑这里面是否有利益关联,比如为某商家增加流量以换取好处而置公平于不顾。

所以在幼儿园足球赛点赞这件事上,难怪一位孩子父亲当场怒吼道:“我的孩子为了奖杯已经等了一年了,去年我们拿冠军都没发奖,而今年又拿了第一,居然不是冠军,要点赞率第一才是冠军。”

而面对家长们的质疑,主办方却表示,“本次比赛是以点赞数来决定最后的冠军,赢一场比赛也能获得相应的点赞数。这样做就是为了淡化幼儿足球的竞技性,不想说某个孩子进了球他就是第一,我们希望就算是不会玩球的孩子也能参与起来。”

这就令人纳了闷了。淡化竞争性还搞什么比赛?任何比赛的核心都是制定公平、透明、合理的规则以便参与者共同遵守。靠点赞来决定冠军,不如叫“点赞赛”好了。

这令人想起2017年“未来杯”国际足球青少年邀请赛中,中国球队0比30输给巴西圣保罗。我们还嫌输球不够多吗?当然,我们可以建议国际足联按照这种思路来搞足球,那么我们离世界杯冠军还远吗?不过,人家国际足联能听吗?

【理响中国·人民至上@中国式现代化】中国式现代化离不开现代化产业体系支撑

【理响中国·人民至上@中国式现代化】激发消费潜能,提高人民生活水平

【理响中国·人民至上@中国式现代化】转变发展方式 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

【理响中国·人民至上@中国式现代化】推进以人民为中心的中国式现代化

【理响中国·人民至上@中国式现代化】中国式现代化是造福人民的现代化

Tags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